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千术

第一部:征战沙场——千术的多样 第六章:千局(7)

千术 揭育润 5223 2020-02-04 02:02

  7、心理大战

  陈、严俩人赌博有个特点,什么时候感觉手气背(背:差)就换牌,他俩喜欢换牌,并不是怀疑牌和我有什么问题,只是迷信而已。赌场上就是有很多输了钱喜欢换牌的人,期望换牌后运气转好,赌徒想靠这些无喱头的东西赢钱,根本不可能,否则赌徒都用这招去赌钱,岂不是发财了?

  陈、严俩人时常换牌,对我出千当然不会有什么影响了,我的千术百分之九十五以上是任何扑克都可以出千的,就算他俩每赌一手牌就换一次扑克,我要千掉他们也是小菜一碟。

  我决定转用翘角二张来千他们,翘角二张的特点是不需在扑克上做手脚,任何扑克第一手牌就可以做事。

  翘角二张这种千术我是上世纪八十年代见识到的,这种千术由于要掌握技巧和花费很多时间练才能掌握,所以一直以来流传的范围都很小。但只把牌翘起来看点数却有很多老千懂,不过翘得好的不多。翘角二张的使作原理是这样的:赌博时老千左手拿牌,右手发牌,右手把牌发出去的同时,左手拇指迅速将面牌(面牌:第一张牌)往回抽,这样,牌的左里角就翘高了一点点,老千从这个翘起的角就可以看到第一张牌的花色点数了,然后根据需要决定发第一张牌还是第二张牌

  它有两种运作:一种是每圈牌只翘一张牌看,这种翘牌二张由于每圈牌只看到一张牌的花色点数,所以杀伤力不是很大,运作也相对容易,绝大部份的翘角二张老千都使用这种使用。比如玩三公,第一圈牌发到下家时,老千右手把牌发给下家的同时,左手把应发给自己的那张牌翘起来看,假如这张牌是公牌,老千就知道自己有一张公牌了。第二圈牌发到下家时如上运作,假如翘起的这张牌也是公牌,老千就知道自己有两张公牌了。第三圈牌发到下家时如上运作,假如翘起的这张牌是9,老千就直接把这张9发给自己,这样老千就是9点了。假如第三张翘起的牌是3,就发第二张牌给自已,不要3,那老千为什么不要3,发第二张牌给自己呢?一是发3给自己,3点牌太小了,老千感觉赢的机率不大,二是3以下的牌(含3和10)只有十六张,4以上的牌(含4,不包括10)有三十六张,第二张牌是4以上的牌的机率高过是3以下的牌。而且第二张牌是3的话,点数跟直接发3给自已是一样大的。

  这种出千其实就是三张半牌跟三张牌赌:第三张牌点数不适合自己,有个发第二张牌给自己碰下运气的机会。比如,前两张牌是5、4,第三张牌翘起来看是A,如果直接将A发给自己,自己就是密实牌,这时发第二张牌给自己点数几乎肯定会增大,如果第二张牌是10以上的牌,就是9点牌,运气十分不好碰来的是A,也与本来的点数一样。

  第二种是每发一张牌都翘起来看,这种翘角出千由于每一张牌都翘起来看,所以杀伤力很大,并且由于翘牌多,发二张多,所以极少老千能掌握。比如玩金花,开四份牌,从上家开始发牌。老千发牌前把第一张牌翘起来看,假如这张牌是黑挑牌,老千就发第二张牌给上家、中门、下家,这样就把这张黑挑牌留下来了,发牌发到自己时就把这张牌发给自己,这样老千就有一张黑挑牌了。发黑挑牌给自己的同时把面牌翘起来看(这张牌是上家的牌),假如这张牌不是黑挑牌就直接发给上家,发牌给上家的同时把面牌翘起来看(这张牌是中门的牌),假如这张牌也不是黑挑牌就直接发给中门,发牌给中门的同时把面牌翘起来看(这张牌是下家的牌),假如这张牌是黑挑牌,老千就发第二张牌给下家,这样黑挑牌就留下来了,发牌发到自己时就把这张牌发给自己,这样老千就有两张黑挑牌了。发黑挑牌给自己的同时把面牌翘起来看(这张牌是上家的牌),假如这张牌不是黑挑牌就直接发给上家,发牌给上家的同时把牌翘起来看(这张牌是中门的牌),假设这张牌是黑挑牌,老千就发第二张牌给中门和下家,这样就把这张黑挑牌留下来了,发牌发到自己时就把这张黑挑牌发给自己,这样老千就拿到三张黑挑牌(金花了)了。

  上面两种翘角二张有二三十种运用方法,在此就不讲了,手法技术的揭密很枯燥,大多数读者可能也看不懂,不爱看,大家大约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就行了,还是那句话,十赌九骗,不赌为妙。

  提到翘角二张,不能不提一下单手翘角二张。我上世纪八十年代跟我的第二个师傅阿新学翘角二张,就是先学单手使用,因为单手使用容易练很多,不懂千术和对千术了解不深的人可能会有误解,见到单手表演翘角二张的人会认为那个人特别牛逼,哗!一支手都可以发二张,太厉害了,双手发岂不更厉害?哈哈……其实恰恰相反,单手翘角二张才不厉害,他们就是因为不懂双手使用翘角二张才用单手翘角二张的。这样解释你就容易理解我说的了:单手写字肯定比双手写字容易很多,双手写出一手好字那才是真正牛逼的人。那时我单手使用翘角二张,每次上场前都拿一些浸了黄鳝血或红药水的纱布包着右手拇指和食指,装出右手受了伤的样子,这样,用一只手发牌就自然合理了。

  见过几个用单手翘一张牌出千的老千,他收牌、洗牌、收钱、赔钱是双手,发牌时却一只手发,另一只手却像木头一样呆着不动,我看了就偷笑,不用想都知道这些老千肯定是些半吊子的初哥(初哥:刚入道不久的小老千)。不过,话又说回来,虽然高手感觉那些老千单手翘牌出千很难看,但水鱼却没感觉到有什么蹊跷。我还听过不少水鱼说,一只手发牌才公道呢!这话的意思是一只手发牌出不了千,别人一支手发牌可以安心睡大觉了。所以说水鱼就是水鱼,你怎么宰他他都不知道,正如“死猪不知热水烫”。

  我边洗着牌边想:“赌二十分钟就吃饭?二十分钟你们两个陷进去了,不知多少个二十分钟又会出来了。”

  二十分钟约摸能赌十手牌。我打算前七手牌和姓严的打个平手,因为刚才千他急了一点,需要缓一缓,最后三手牌来个二赢一输,纯赢他一手牌。姓严的早早就输完了现金,他赌数,并且还输十五万多,他最后的注码肯定不会小,这样至少能赢多他四万元,加上刚才赢他的十五万多,姓严的就不会输低于十九万给我,足以吊住他了。我的重点是在二十分钟内把姓陈的缠住,从陈、严俩人同我的交往看,姓陈的比姓严的有货很多,他才是我的真正目标。

  第一手牌,姓严的用手指敲了下茶几道:“杨老板,我买两万元。”

  姓陈的买了三千元现金,我看了有点头痛,注码起步太小了,这意味着二十分钟左右的时间我要狠命出手才能吊住他,但我出手做事自己的点数都会很大,过早、过多出大点数很容易被陈、严看出问题。我临时决定改变计划:千姓陈的,放生姓严的。前四张牌我都把姓陈的牌翘起来看,四张牌分别是Q、8、2、10,第五张牌是个3,我直接把这张3发给了他,这样的牌我没敢发第二张牌给他,因为第二张牌是什么牌我不知道,3以上的牌比3以下的牌多太多了,如果我发第二张牌给姓陈的,要是第二张牌是3以上的牌,他的点数更大了。姓陈的牛3,我跟他赌运,我占七成赢率,他占三成。这手牌我牛5赢了姓陈的,姓严的牛7赢了我。

  第二手牌,姓严的还是买回两万元,姓陈的下了五千元。姓陈的前四张牌分别是9、3、K、7,第五张牌是张6。我赶紧发第二张牌给他,这样的牌最令我头痛,直接把6发给他,他牛5,我心里不踏实,发第二张牌给他,我又怕这张牌是7以上的牌,这样他的点数更大了,幸好发出的第二张牌是个2,我牛7赢了姓陈的牛1,姓严的牛9又赢了我。

  第三手牌,姓严的还是买回两万元,“杨老板,我一万。”姓陈的用手敲了一下茶几对我道。姓陈的总算输完现金了,赌口数容易赌得大,对我有利。这手牌姓陈的前四张牌分别是6、9、4、Q,第五张牌是一张方块K,我赶紧发第二张牌给他,姓陈的开牌是个牛3。由此得出结论,我发给他的第二张牌是张4,我牛4,刚好盖过他,姓严的牛6又赢了我。姓严的连赢我三手牌,共六万元,脸上露出了喜气。姓陈的则对姓严的道:“我这份牌很弱”。

  我洗完牌,姓陈的迟疑了一下道:“杨老板,我两万。”他用递增法(递增法:押注一次比一次大。比如,第一手牌押1000,输了,第二手牌就押2000,如果输了,第三手牌就押5000,如果又输了,第四手牌就押10000,由此类推,押的注码比前面输的总数大,目的是赢一次就将前面输的全赢回来。至于每次递增多少就很难说了,因为各人性格不同)来赌,我十分被动,因为我是不能手手牌都千他的,那样很容易引火烧身,但赌博的时间只有二十分钟,又迫使我必须赶快吊住他才行,如果姓陈的用递增法赢回一手牌,他回本了,有可能见时间不多,下起小注来磨时间陪姓严的赌,那时我再怎么千他也赢不了他多少钱了。赌满二十分钟,就算姓严的还想继续赌,姓陈的没输什么钱,不赌的可能性是存在的,如果姓陈的不赌了,赌局继续进行下去的可能性就不大了,就算进行下去也没多大的意义,因为我的重点目标是姓陈的。

  这手牌姓严的还是押两万,看来他没能消除越赢越怕的心态,赌徒大都都是越赢越不敢赌大,越输越赌得大,“敢输不敢赢”这句话不是凭空而来的。姓陈的前四张牌是2、Q、A、10,他第五张牌只有来7才有杀伤力,否则他最大只能是牛3。第五圈牌我转变方法,采取每张牌都翘起来看的方法来做事,姓严的牌(中门)是J,我没把这张牌留下来,直接把它发给了姓严的。我准备在志刚和我这两份牌里寻找机会干事

  志刚这张牌我翘起来看是张5,我给志刚和我各发了一张二张牌,把5留给了姓陈的。这手牌姓严的牛4,姓陈的没牛,志刚牛6。我是个带红桃K的牛9,赢了他们三家。

  我笑着对姓陈的道:“我也没牛,不过我红桃K吃你梅花Q,你赔给严老板。”说完,把红桃K给姓陈的看了一眼,然后把我的五张牌插进了牌堆里。没办法,连赢姓陈的四手牌,只能输给姓严的利用他来打掩护了。姓陈的虽连输四手牌给我,但姓严的连赢我四手,并且注码比姓陈的大,这样姓陈的连输四手只能怨他手气差了。

  往下的一手牌十分关键,也十分难处理。如果姓陈的还是想一手赢回前面四手输掉的三万八,那这手牌他就可能买四万以上。如果是这样,这手牌我是非吃掉他不可的,否则,再想吊住他,希望很渺茫,毕竟时间近半,他赢回输掉的钱后,肯定不想再赌大,再用递增法来赌的可能性也甚微。就算他用递增法来赌,我一口都不让他赢,后面的戏也很难做得天衣无缝。因为姓严的赢回了不少,要千他才行了,但过多通赢他们是很不妥的。

  既要吃掉姓陈的这手牌,又不让这手牌对我产生什么副作用,再放多一手水(再输多一手)给姓严的无疑是上上之策,一输一赢,怎么千杀姓陈的他都不会怀疑我有问题。我有点担心姓严的这手牌加大注码,如果姓严的这手牌加大注码,这手牌就很麻烦,给他赢,他只输三四万了,我怕他后面改回八千一万甚至更小的注码,那样,时间到就不一定能赢到能吊住他的数额,因为很多赌博的人都知道一句顺口溜“输少当赢”,意思是,输得不多,为求心理平衡,把它看成赢钱算了,赌不赌都无所谓。但不给他赢,陈、严双输,我手气显得旺,很容易被陈、严看出问题。。

  这手牌陈、严俩人会押多大呢?姓陈的会怎么下呢?他们下注的大小和下注的位置都会影响我做事的走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