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绝色王爷太嚣张

第一卷 第四十九章:做个交易

  “哎呀,多谢多谢,玖郎中,你可是帮了我大忙啊!”镇长看着那一箱又一箱的草药被送进了府上,笑的乐开了花,那金牙在阳光下泛着光。

  “不成敬意,不成敬意,这是我应该做的,俗话说的好,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嘛~”苏沐玖笑的比那镇长还要灿烂,那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镇长身后的那一箱银子。

  镇长是个人精,自然明白苏沐玖的意思。

  他忙不跌停的拍了拍脑门,立马张罗着阿牛,“哎呀,你看我这脑子,这银子我早就给你备好了,阿牛,带着银子护送玖郎中回药材铺。”

  “不用了,这路也不是多远,我自己提回去就好了。”苏沐玖一边说着,正作势要去搬那箱银子。

  “玖郎中,这箱子重,可是足足五百两银子呢,我让阿牛用推车送到你的药材铺里,不用你亲自来。”镇长冲着阿牛使了个眼色,阿牛便赶忙让人将装银子的箱子搬上了推车。

  苏沐玖听到五百两银子,那双眼睛放着光。

  哎呀,这生意划算,她一毛钱都没花,就赚了五百两银子。

  最后,在镇长的坚持下,阿牛便护送苏沐玖和一箱银子回到了药材铺。

  “好了,好了,就摆在这里吧。”苏沐玖指着药材铺的一个角落说道。

  “嗯嗯。”阿牛咬了咬牙,却怎么都抬不动那箱银子。

  “我来帮你吧。”苏沐玖搭了把手,才将箱子放好。

  等苏沐玖送走了阿牛,回到了药材铺中的时候,才看到翦鸢和司管那两双充满着探究的眼色中,藏着些许鄙夷。

  “你们什么眼神?”苏沐玖将大门一关,一屁股坐在了桌子前。

  “玖郎中,您这不是来查案的吗……怎么看到银子都挪不开脚了,更何况……”这些药材还是翦鸢公子找人运来的。

  司管这后半句话却不敢说出来。

  “王爷,想不到你如今如此囊中羞涩,如此,不若就遣散你府邸的美男?据我说知,我们每月的花销都很大。”翦鸢抿了一口茶水,惬意的说着,眼里流转着调侃的意味。

  苏沐玖直接将杯子递了出去,司管立马满上,她喝了一口茶水,那唇瓣上带着一丝丝的润泽,这才悠然说道。

  “既然如此,见者有份,富贵你要养家糊口,便给你一百两银子,而翦鸢你出了力,五十两可够了?”

  “玖郎中,您这是……强……”司管在苏沐玖那双犀利的眼神之中,将话都咽回了肚子里。

  这王爷分明就是强盗逻辑。

  进药材不要钱吗?

  运输费也很高昂吧?

  怎么才给翦鸢公子五十两银子呢?

  司管一想到那日,翦鸢公子不过是沉吟了片刻之后,就应下了王爷让他找齐清单上的药材的要求。

  带着潇洒的背影,消失在了小镇上。

  不出一日,就运回了一批药材,直接让人遣送到了镇长府上,翦鸢公子连面都没出。

  而王爷一收到消息,就直奔镇长府前去要债了。

  这品行对比起来,高判立下。

  司管摇了摇头,算了算了,他还是不要参与了。

  “富贵,你莫不是以为这些药材是翦鸢掏银子买回来的吧?”苏沐玖笑的犹如一朵漂亮的樱花,星光在眼中闪烁着。

  “难道不是吗?”司管一怔,这难道还有不花钱就有药材送上来的好事?

  天上不可能掉馅饼啊。

  “噢~”苏沐玖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又轻抿了一口茶,这才说道:“你应该不知道吧,翦鸢是皇上送来我府上的美男。”

  “您是说……”司管将眸子落在了翦鸢的身上。

  “嗯哼,翦鸢作为连接在我和皇上之间的美好信使,想必将我们来这镇上的点点滴滴,事无巨细的都告知了皇上吧,皇上必然是全力支持的,从这一批药材就可以看出来。这点钱,皇上怎么会跟我们这种小官员计较呢?你说是吧?”

  苏沐玖的每一个字都言之有理,而一旁的翦鸢倒是不反驳,依然喝着茶水,全然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

  司管恍然大悟。

  不过王爷这话说的也太委婉了吧。

  这分明就是明明白白的监视啊。

  王爷这运筹帷幄的本领,还当真是炉火纯青啊。

  连监视的人,都能够用的如此得心应手。

  “好了,富贵,你去准备膳食吧。”苏沐玖对着司管摆了摆手。

  显然,接下来的话,是司管不能够听的。

  司管自然明白这其中的道理,他恭敬的退了下去,去后厨忙碌了。

  “噔”的一声,翦鸢将茶杯放在了桌上,双目里藏着深意。

  “哎呀,你若是力气大,精力好,将这一箱银子放入我的厢房藏好了,别拿茶杯出气。”苏沐玖又喝了一口茶,有些随意的说道。

  唉,这偏远小镇就是无聊,每天都是喝茶吃饭,一点娱乐项目都没有。

  这该死的粮草失窃案。

  不,确切的说,她好像穿越过来之后,就没过过一天好日子。

  “王爷你还当真是高手呢。”翦鸢这话意有所指。

  苏沐玖嘴角一勾,撑着脑袋,那零星的碎发飘过额头。

  这明明是一个十分俏皮的动作,但是配上苏沐玖如今这张脸,倒是令人感到有些不适。

  可偏偏翦鸢却不为所动,目光依然直直的锁定下了苏沐玖的身上。

  “翦鸢,其实我们之间的气氛不用如此剑拔弩张的,可以化敌为友嘛~”苏沐玖提出了一个想法。

  “说来听听。”翦鸢的眉头微微上挑,一副饶有兴趣的样子。

  “你我都心知肚明,你在我府上是为了什么。想必皇上捏着你什么弱点了,或者给了你什么好处了,你才如此卖命不是?”苏沐玖的笑容不增不减。

  “我也算不得卖命吧,不若这一年也不会毫无收获了。”翦鸢自嘲的笑了笑。

  哪里是毫无收获,分明是她哥一开始就处处提防。

  一个放在阳光下的眼线,总比在背后偷偷使绊子的眼线,处理起来要简单的多吧。

  “今后我可以透露一些不会伤及我王府根本的消息给你,你拿去给皇上交差,如何?”苏沐玖笑的很是柔和,盯着翦鸢,等待他的回答。。

  “王爷如此好心,是需要翦某做什么吗?”翦鸢忽而勾起一个颠倒众生的笑容,他的手指划过自己的衣襟,双眸里是潋滟水色的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