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绝色王爷太嚣张

第一卷 第四十八章:药材清单

  “诶,你知不知道这旁边那座无名山上,有人在上面种植庄稼?”苏沐玖又问出了这心中的第二个疑问。

  翦鸢眸子里藏着丝丝缕缕的疑惑,“我们镇上的粮食储备如此充足,何必在这山中另劈田地?”

  苏沐玖自然也是知道这个道理的。

  “难道说,王爷你发现有人在山上种庄稼?”翦鸢一双起美眸直勾勾的盯着苏沐玖,他的薄唇轻扬。

  “嗯,不若我们找个……”

  “玖郎中,玖郎中,那镇长派人送的清单已经到……额,不好意思,打扰了,您二位慢慢聊。”苏沐玖刚想提议让翦鸢再随她去山上侦查一次,那门就被推开了,司管冲了进来。

  这司管的话只说了一半,手中的药材清单在空中摇晃了了片刻,就立马拿下,人也跟着欲要退出这窄小的厢房。

  苏沐玖则缓缓起身,对着司管说道:“富贵啊,你直接开门就行了,都是自己人。”

  翦鸢本来还挂着似笑非笑的面容上面,听到了“自己人”三个字的时候,为之一怔。

  随后,他垂下眼眸,摇了摇头。

  他在妄想什么呢?

  王爷不是最会逢场作戏吗?

  他生来就是一个棋子,任人摆布,何来归属感?又何来“自己人”这一说?

  苏沐玖率先走出了厢房,而翦鸢望着那消瘦的背影,眼神里满是复杂的神色,他也迈开了步子,走了出去。

  三人坐在桌上,而司管张罗着端茶倒水。

  “药材清单给我看看。”苏沐玖粉嫩的唇瓣缓缓张开,对着司管吩咐道。

  司管连忙从怀中抽出了那一张十分之长的药材清单。

  苏沐玖展开药材清单,眸子划过了第一行,紧接着慢慢的一一看了下去。

  而坐在一旁惬意的喝着茶水的翦鸢,也眯着眼睛认真的盯着清单。

  “王爷,恕我直言,这清单中的药材似乎都有异曲同工之妙。”翦鸢轻轻抿了一口茶水,开口说道。

  “你也发现了?”苏沐玖挑眉,眼神之中带着几分欣赏。

  “你们在说什么呀?有什么相同之处吗?”司管看着面前这两人打着哑谜,他感觉自己听的云里雾里。

  这药材清单他接过手的时候,也看了一遍。

  没有任何的不妥啊。

  也都不是什么名贵的草药,若是王爷当真有心,指不定还真的能够寻来一批。

  “司管,你且看看这第一排的丹参、红花、益母草以及生蒲黄,它们都有活血化瘀的功效。”苏沐玖将那清单放至司管的面前。

  司管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然后呢?”

  “你再看看第二排的三七、川穹、郁金等等,它们都有治疗跌打损伤的功效,再下面的一些草药,差不多都是如此。”苏沐玖耐着性子解释着,那双美目之中满是清明,就好像是山涧的灵泉一般的清澈。

  “所以呢?”司管听了老半天,发现自己还是听不大明白。

  这些药是寻常家里都用得着的药,为何王爷和面前这个贵公子却纷纷觉得存在可疑之处呢?

  “呵。”翦鸢倒是笑了起来,“原来你就是那个管理巫山的司管啊,这巫山大火到如今火势蔓延,再到百姓流离失所,你要担主要责任。你这幅庸人的模样,会出事倒是一点都不寻常了。”

  “你什么意思?!”本来还一脸笑容的司管,在听到了翦鸢这番话,那眉头一皱,眼睛里带着揾怒,看向翦鸢的眼神也不再友善。

  苏沐玖自然知晓,对于司管而言,只要涉及到百姓的事情,他就变了一个人似的。

  为此也不怕得罪权贵。

  最后才会沦落到这个情况,好在皇上没有秋后算账,不若这巫山大火,问罪的第一人就是他了。

  苏沐玖敛眸,继续说道:“我们不要起内讧好吗?翦鸢是我府上的人,他性子一向如此,富贵你就别和他置气了。”

  翦鸢偏过脑袋,也不再多说一句话了。

  而司管听了苏沐玖这句话后,那眼神在苏沐玖和翦鸢之间流转。

  敢情眼前这个,竟然是王爷的几大美男之一啊。

  完蛋了,完蛋了。

  他刚刚还这般意气用事。

  “对……对不起啊,公子。”司管垂下了眼眸,真诚的道着歉。

  他承认,这巫山大火,他难咎其职,而刚刚一时间火冒三丈,不过是被人说中了痛处罢了。

  “无碍。”翦鸢把玩着茶杯,不甚在意。

  “司管,其实这份药材清单上面的内容直指一件事情。”苏沐玖薄唇轻掀,她怎么都想不到,这马脚竟然如此之快的露了出来。

  司管一听关于这案子的事情,他立马打起了精神,“王爷您请为臣答疑解惑。”

  “这清单乍一看似乎是家中常需的一些药,但实际上都是用在一些治疗伤口,或者包扎等情况,才会需要的药材。”苏沐玖嘴角勾起一个漂亮的弧度。

  “这说明什么?难道是这里的百姓因为巫山大火,受了伤?”司管眼里是迷雾团团。

  苏沐玖摇了摇头,似笑非笑,声音轻扬,“这小镇离巫山还是有些距离的,就算巫山大火,也烧不到这边来,如此皇上才会让人将流落的村民安置在这个地方。”

  “所以,王爷您的意思是,这镇长要这些药,是另有所图!”司管一瞬间脑子好像是开了灵光一样。

  苏沐玖用一副孺子可教也的表情看着司管,又继续道:“你再看这上面的数量,是不是多的惊人?我这药材铺里面的储备量绰绰有余,整个镇上每家每户用上一年都用不了多少,为何还要准备如此之多呢?”

  “为了养兵!”司管得出了结论,却在下一秒连忙捂住了嘴巴,眼里满是震惊。

  他刚刚太激动,一不小心说了太大声。

  若是隔墙有耳就糟了。

  苏沐玖笑容越发的浓郁,“想不到我苦苦伪装了这么久,我还以为一点线索都不会有呢,如今这份清单就暴露了一切。”

  “那王爷,您这药材,给还是不给?”司管认真的问道。

  苏沐玖转过脸,冲着翦鸢笑了笑,“给,为什么不给?”

  “可这进货渠道呢?”这才是眼下最棘手的问题,他们根本没有进货渠道。。

  “翦鸢,你会有办法的吧?”苏沐玖笑的就好像是一只小狐狸似的,而翦鸢就像是她盯着的猎物一般,无处可逃。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