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千橙

正文卷 第四十六章 虚惊一场

千橙 元音元音 4264 2020-02-13 17:50

  “你你你你……”

  千橙指着这家伙,气得说不出话来。

  红烧肉偏偏还挺自得其乐的,又拿着那片纸巾玩了一会儿,还悠然自得将其撕成一条一条的,又站起身来,叼起其中一块,献宝似的递到千橙的面前。

  好像是在说“看,我多会玩儿。”

  千橙简直像面对一个小自己二十岁的熊孩子老弟,恨不得给它呼噜一巴掌,可惜赵师傅在身旁,否则肯定得论个故意毁坏财物的罪名。

  贺千橙倒是没有养过狗,可听说朋友家的哈士奇就经常趁她不在时开展撕家大战,将一卷卫生纸拉扯得铺满地毯,桌上的东西也给拂下去一大半,再把蔬菜啃个稀巴烂。

  最气人的就是,等主人归来,打算破口大骂时,狗狗还要一脸乖巧地坐在门口,一副自己做了天大好事等着表扬的表情。

  就像现在红烧肉的表情,如出一辙。

  千橙只好忍着气把红烧肉嘴边的几张英勇就义的纸揭下来,又好气又好笑地摸摸它的头,道:“看你这样子,伤口都没事了?”

  赵师傅在旁看着好笑,也走过来察看红烧肉的身体情况。

  “恢复挺好的,少吓几次人,还是可以勉强留下来的。”

  听赵大年这么说,千橙兴奋起来,她连忙狠命揉搓着红烧肉的下巴,用的正是一种撸猫的手法,没想到对于狍子也极适用。

  “不过,话说回来,它哪儿来的卫生纸啊。”

  千橙走进去拾起零碎的纸屑,奇怪地嘟囔。

  身后的赵师傅忽然一拍脑门儿:“今早阿芳塞给我一张,放口袋里,后来找不着了,我还以为掉了呢。”

  “上午我也来过这儿……给红烧肉他们换水……”

  千橙的表情写满难以置信:“不会吧,她从您口袋里扯出纸来玩儿?”

  赵师傅慢慢点头:“估计是。”

  “……”

  两个人看看地,又看看红烧肉,简直无语了。

  千橙也只能上去检查红烧肉的口鼻,然后骂一句:“小坏蛋。”

  好不容易放下心来,千橙等赵师傅离开,又把红烧肉的毛捋一捋,正想去看看芳姨做什么好吃的,就听见外头又吵起来。

  怎么觉得,这种吵嚷有点熟悉呢……

  她忙出了门,室内的坪地上,一只雄狍焦躁地四处跑动,鼻子发出哼哼的声音,使得周围的狍子纷纷避开。

  但也有避之不及的,一只雌狍似乎反应慢了半拍,那只雄狍在她身后闻了闻,忽然暴起,一下子将雌狍撞翻在地。

  “咋回事咋回事!”

  有新来的同事惊慌地询问,千橙的脑中却闪过前些日子看见赵师傅的那些操作,有点跃跃欲试。

  经过这些日子,她逐渐也不拿自己当外人,虽然不是老板,却总能为了养殖场的盈利损失而挂心,同事知道了还笑她痴,总说城里来的大学生就是这样有点理想主义情怀。

  贺千橙不以为然,没错,她的确没有那样一个庞大的家需要养活,生活自给自足,也并没有太多生存的压力。

  可她是真的觉得,工作也是生活乐趣的来源之一。

  疲惫时,每个人都会念叨着学校,或者公司永远放假多好。

  可真的,如她这般经历过一段空白的时间,便会生出些不同的认识。

  原来觉得休息是充电,可一直充电,无法使用的手机,逐渐便会失去其意义。

  可自从离开蓉城,旅行,辗转换了几份工作,她也逐渐发现,其实休息,永远是工作间隙的那段最最美好。

  实则等到没有自己的落脚处,却也没了需要自己的人,此时此刻,即使天天可以在家吃吃喝喝大睡一觉,又怎样呢,那种夹缝间获得的乐趣已然消失。

  小时她经历过一次大的疫病,工厂停工,学校停课。

  初时还是有点兴奋的,小孩子不懂,只觉得假期似乎被无限期地延长了,可日子久了,别说大人为了自己的工资担心,为了只出不进的家庭经济状况操心,连小朋友也不例外。

  千橙从前觉得上学最开心的就是见到同学,最难受的就是考试。

  可那次假期仿佛太长太长,长到她见不着自己的小伙伴,居然也顺带着有点怀念起学校的老师和作业。

  每个人仿佛都有自己的习惯的生活轨迹,可若是有朝一日被打断了,总还是感觉不适的。

  如今的贺千橙,就好像是好不容易找到了自己的轨迹。

  所以她想,赵师傅不在,自己或许能做点什么。

  回忆着前一次老板的模样,她也去草料堆挑了一丛最最鲜嫩的青草,闻着就是股子香喷喷的味道。

  千橙举着它,缓慢走近,那只雄狍并没有立马表现出兴趣,而是探头探脑地看了几眼。

  不过,总算是离那只受伤的母狍远了点,旁边众人忙上前去查看这只的状况。

  雄狍尚且没有安分下来,千橙只是逗弄着它,斜着眼瞟见有人打开了小笼舍的门,想着往儿引,应该不错。

  见发疯的狍子喷了两下鼻子,千橙暗自压住心中的恐惧,和颜悦色道:“吃吗,很好吃的哟。”

  虽然知道狍子不懂人话,可养久了,千橙实在忍不住同它们交流,仿佛是一种强迫症。

  雄狍终于往这儿多来了几步,每一步仿佛都踩在贺千橙的心尖上,或许,成败就在此一举了。

  终于走到了千橙可以触碰的范围,按照她往常的理解,狍子主动靠近到这样的距离,基本上表明它是基本信任这人的。

  也就是说,可以抚摸它。

  千橙大着胆子,摸了它头顶的一小撮毛。

  好像没什么动静。

  于是,她开始变本加厉,从人家头顶一路摸到脊背,狍子的毛虽然顺滑,却略略带点硬度,是很不错的手感。

  千橙看着这只原本发狂的狍子在她安抚下逐渐文静下来,有点得意。

  继续用青草逗弄,继续往笼舍方向走。

  贺千橙摸着摸着,触到了它的后腿。

  没想到,狍子忽然又焦躁起来,发出呼呼的声音,紧接着,好像有人在大喊什么。

  再来,千橙只觉得身体受了什么冲击,猛然向右倒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