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悬疑灵异 血之枷锁

最终章:大结局

血之枷锁 恭请小阳大人 17031 2020-02-04 18:00

  我回到了最初的那座房子内,起初我并不能适应一个人的生活,我是个吸血鬼,完全不用再去像人类一样按时吃饭,只是饿了的时候会出去捕猎。

  这期间,晨曦给我打过很多电话,但是我都没有接,我想老妈一定找过他,告诉他我走了!

  一想到老妈,我的心就开始难受,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在这空荡荡的房子内,或许几百年,几千年都不会有人,任凭我放肆的哭,又能怎样?

  这期间还有B市打来的其他电话,我想一定是老妈问晨曦我的电话号码,从而打给我。

  但是既然彻底的离开了,就不要再有任何纠缠,不然我会痛苦,老妈也会更难受!时间是会抹去一切的,我相信会有人来替代我,陪伴老妈!

  手机其实对我而言并没有任何用处,它不能陪伴我几百年,甚至是几千年,或许只能坚持半年之久,对于只有我一个人来说,守着个空手机,就像守着我自己一样!

  我将手机放到楼上书房内的架子上,作为我存在于这个年代的一个纪念品。虽然几十年后,科技日益发达,对于曾经的这些手机来说已是落后的产品,更高科技东西的远胜于此,但是唯有这一部手机寄存了我全部的思念。

  起初我每天都在楼下的客厅,时而躺着,时而坐下,时而发呆,时而回忆。回忆这一世我所经历的每一天,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

  后来,我通过【光辉之链】内我自己的灵魂,看到了几百年前的回忆,也看到了沐梓晨。

  我看到不管经历了多久,沐梓晨总是在默默地注视着我,眼神里充满了温柔。

  我还发现不管哪一世的我,会随着年龄的成长,慢慢记起历代发生在身上的事情,而就在我这一世,我却将这所有的一切全部忘记。

  原来沐梓晨以为是我突然转变成吸血鬼之后,才导致失忆。但是又怕我已经是青鬼的化身,毕竟他发现我毫无征兆戴在脖子上的【青鬼之链】,而脸上却看不到一点忧愁。

  所以第一次见到我之后,沐梓晨才会有那么大的反应,还说我是那位大人!

  沐梓晨真的太机智了,若我曾经恢复了所有的记忆,一定会记起他曾是我的大护法;倘若我不再是我,是青鬼的话,他一声‘大人’会让青鬼以为他经过这么多年,任然效忠于它,这样的话,恐怕沐梓晨一定会找准时机杀了我,替我解脱吧!

  但是命运就是如此的爱捉弄人,我什么都不记得了,而且还变为了吸血鬼,只能靠【青鬼之链】才可以解脱!

  我真的想知道沐梓晨当时心中的想法,突然我想到沐梓晨是被我吞噬了的,也就是【光辉之链】内还残存着沐梓晨的魂魄?既然这样,我是不是可以通过【光辉之链】看到沐梓晨当时的想法?

  我将力量全部传到眼睛上,通过眼睛从【光辉之链】上,看到了当时沐梓晨的想法。

  “我能感觉到她就站在不远处的大树下!我是否应该过去安慰她呢?她会不会觉得我很烦?”想来想去,我还是决定走过去,即便不说话,只是站在一旁也好!

  我来到山坡上的大树下,果然她就在那里!

  “沐梓晨,我记起了所有的一切。我是不是逃不掉了?”

  说完她转头看向我,眼中充满了绝望。

  我看到她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说话略带哽咽。我多想告诉她,一切都结束了!

  我心痛不已,说是保护,其实我真的什么都没做到。我真想这一切都可以转移到我的身上。

  很快地,她获得了【青鬼之链】,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逐渐被吞噬,最终死去!要是什么都不知道就好了,这样我就可以将【青鬼之链】转移到他人身上,哪怕只是逃避了一世,也好!

  果然,下一世的她化为男儿之身,在他18岁的时候,同样他记起了全部的记忆,纯真的笑脸再也不见了,脸上露出了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阴霾。

  就在那一天,【青鬼之链】再度出现在了他的眼前,我站在一旁,就那么默默地看着他。过了一会,他说道:“沐梓晨,你想的我明白。但转移到他人身上这种事,我做不到,这理应是我自己的事情,就要我自己承担!”

  我惊讶到,原来他居然可以听到我的心声,看来他本身就具有了很强大的力量。

  但是终究还是没能打破这一切。

  我的心已经麻木了,基本不会再痛。我就像行尸一般度过了一个又一个的世纪,唯一让我在乎的,令我期盼的人,我却无能为力。

  时间过的好快,转眼间,新时代来临了。很多我不曾见过的高科技产品也相继问世,人们不再住破旧的平房,而是纷纷搬进了高楼大厦。

  我尽力的去适应这个新的时代,走过每一个城市,路过每一条街道。

  我算了算,距离上一世的死去的他已经过去了整整二十八年,而每一代的Yuna死去后,十年之后就会再度重生,从婴儿再到成年。这一世Yuna会化为女儿身复生,但是我却丝毫感觉不到她的存在,这是怎么回事呢?

  不久之后,我感觉到了一股巨大的力量,似乎这股力量极具破坏力。凭借力量,我感知到这股力量就在X县城。

  通过调查,我终于发现了她。但是她居然戴着【青鬼之链】,而更令我惊讶的是,她居然变成了吸血鬼。

  渐渐地我发现,事情远不止于此,她完全没有任何关于曾经的记忆,哪怕是一点也没有。

  即使后来我与她见面之后,她仍旧没有记起。而就在这时,我突然想到,会不会她已经被吞噬了,现在的她根本不是Yuna,而是青鬼的化身呢?

  通过不断地调查,我终于放心了,她还是她自己,不是青鬼的化身,但是为何她一点记忆也没有记起呢?

  难道跟转化为吸血鬼有关?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我尝试着用孩子的鲜血来试图找寻答案,但是仍旧无动于衷。后来,我看到她佩戴【青鬼之链】的皮肤已经开始变紫,这是开始吞噬的征兆,我知道事情不久之后就会发生,既然她什么都想不起来,那就该我上场了。

  我回到了遥远的过去,通过教堂内保留的资料,我发现了一种叫做祭献灵魂的法术,据说若是将活人的灵魂抽出,祭献出去,或许可以召唤出不止一个强大的生灵,一旦生灵占据肉体,将会获得强大的力量。并且极限的灵魂越是强大,召唤出生灵的数量就会越多。

  就在我以为万事顺利的时候,居然红魔苏醒了过来。紧接着Yuna为了保护我,而同意了与心魔合为一体。我没有选择,再万分紧急的情况下,只能先消灭青鬼,他是这一切的源头。

  想到这,我开始画出阵法,将自己的力量聚集在一起,念出咒语,开始将灵魂祭献。慢慢地,我看到很多形形色色的生灵,开始被我的灵魂吸引,进入到的体内,渐渐地,越来越多,而就在祭祀即将完成的时候,Yuna一脸悲伤的走过来,将我吞噬了下去。

  最后的最后,我还是没有保护好你,反而被你所保护。

  在意识即将消失的那一刹那,一滴眼泪流了出来,滴在了我最在乎的人的心里:“对不起!”

  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感觉自己都快在这间屋子腐烂掉。对于曾经的一切,心里早已经麻木了,只剩下每天看着窗外。自打一切结束之后,我再也没有离开过这里,除了偶尔晚上的打猎,其余时间我就待在屋子里,看着窗外发呆。

  就像是在疗伤一样,本以为一切结束后,我可以安宁的度过余下的一生,但是谁知解放了他人,却仍旧没有让自己解脱,从一个坑,又跳到了另一个坑!

  脑海中时不时还会传来声音,有时候和我讲一讲外面发生的事,但是很多时候,是安静的,就如同这所房子一样,感觉不到任何的生气。

  我想到曾经我刚来到的时候,遇到的和伊。他说他已经在这待了几百年之久,只有他一个人。而现在和伊终于解脱,只留下了我自己。

  我想伤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而剩下的千疮百孔的心,也不再疼了。我需要找些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比如看看书,画会画,再或者买台电视,打会游戏,或者出去旅游。

  我猜想世界上的某个角落,一定还有像我一样孤独的人,如果可以遇到,是不是可以互相点亮心中的希望?

  我想知道老妈现在怎么样了。我用意念将我自己的想法传到【光辉之链】中。

  很快【光辉之链】内传来了声音,那声音说道:“你妈妈没事,那个叫晨曦的人在照顾你妈妈,好像被你妈妈认做了干儿子!总之你不必担心,她没事!”

  我点了点头,继续问道:“沐梓.....晨曦他现在怎么样?”

  “他一切安好,看样子,他是这件事情中,唯一一个彻底解脱的人,他现在如正常人一样,会变老,对过往的记忆,完全没有恢复,相信以后也不会记起,真是个幸运的人啊!”

  “但是若是你真想让他回忆起你的话,倒也不是没有办法,毕竟他曾经是个大护法,拥有很强的力量,即使再消散,也是可以记起的!”

  听到这,我摇了摇头,说道:“不必了,我只是想知道他过得怎样。并不想让他恢复记忆!”

  “你难道不想见他?还是你现在仍旧觉得孤独并没有什么?”

  我自嘲的笑了笑,说道:“不想见那是假的,不孤独那也是假的。但是我想要别人幸福快乐,既然如此,就不要打扰为好,我一个人又能怎样,时间是最好的治愈方法,相信我一定会熟悉这种孤独,况且,我是永生的,不管经历了多久,我相信一定会遇到能陪伴我的人!”

  说完,我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背包,将要离开。

  “你要去哪里?”大脑中传来熟悉的声音。

  “我想出去走走!去感受一下这世间的美好。”我平静地说道。

  “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后,我真的太累了。我在这间屋子疗伤了这么久,也该出去走走了!你也和我一样,存在这么久,还没有好好看过这个世界吧,它一定会越来越美!”

  说完,我打开了屋门,走了出去。

  外面阳光明媚,满是新鲜的空气。已经好久没有感受过太阳,以及白天的景色。

  当我下山之后,我惊讶的发现,所有的一切都变了。X县城已经遍布了高楼大厦,早已经不是当年那般稀稀散散的建筑。

  街道上的行人穿着各异,一路走来说说笑笑,很是热闹。X县城已经完全不是记忆中的模样。

  我来到一家商城内,买了几身衣服便于更换。这几十年里,我几乎快要跟不是时代,当年的衣服现在看来很是复古,再加上我稍有苍白的脸,走在大街上,简直赚足了眼光。

  从商场出来之后,我进了理发店,讲参差不齐的头发剪了剪。随后我又去买了一部手机,插上手机卡之后,我茫然的看着手机,不知道该打给谁,又或者谁会打给我!

  而就在这时,背后传来一个人的说话声。

  “Yuna....”

  我疑惑的转过身,发现,身后的人居然是晨曦!

  晨曦看到转过身的人确实是我后,开心的像个孩子一样笑了起来。我看到晨曦也同样开心,独处了几十年,终于看到一个认识的人。

  “都过了这么久了,你过得怎么样?”晨曦笑着问我。

  看着眼前的晨曦,经过几十年的岁月,脸上已经有了些许皱纹,但是精神很好,笑起来仍然像是记忆中的年少模样。

  看到我没有说话,一直看着他。晨曦有些不好意思,突然他想到了什么,问道:“可说呢,几十年前你干嘛不辞而别,害得我和江阿姨找了你好久,为此江阿姨还伤心了好一阵。我给你打电话你也不接,到后来干脆就打不通了!”

  说到这,晨曦撇了撇嘴,一脸不满的看着我。我不知道该如何去说,想了想,我说道:“额,其实吧,我是临时有点事,必须要去处理。但是看到江阿姨自从我来了之后,一直很开心,让我不知道如何去跟她说,然后想着赶紧把事情处理完,我回来再和阿姨解释,但是谁成想这一去就是好久。”说到这,我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那为什么我们给你打电话也不接?”晨曦继续抱怨道。

  “我怕阿姨会难受啊,后来处理完事情之后,已经过了很久了,我想阿姨已经习惯了我不在,既然如此就不要再去打扰她了,就是这样。”说完,我无奈的看向晨曦。

  晨曦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说道:“其实我能理解,毕竟你也有自己的生活,不过说真的,你真的应该和阿姨说一声,就那样不辞而别真的太伤她心了!”

  我点了点头,一脸歉意的看着晨曦。这时候我突然想起老妈,急切的问道:“对了,晨曦。老妈......不,江阿姨她还健在吗?”

  晨曦听到我询问江阿姨的情况后,收起了笑容,一脸严肃的和我说道。

  “是这样的,我今天之所以来X县城主要就是看望阿姨的,因为保姆和我说,最近阿姨的状态不是很好,一直迷迷糊糊的。”

  听到这,我心中又开始痛了起来,曾经的过往又浮现在了眼前。不行不行,我不能记起来,这样会令我痛不欲生的。

  晨曦轻笑了一声,说道:“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看望江阿姨,她看到你一定会很惊讶的!”说完,他期盼似的看向我。

  我能去吗?我会再次带给她痛苦吗?我也曾想每天都陪在她身边,但是我却不能!我该怎么办,若是不去,可能真的会遗憾,若是去了,一定会令老妈想起曾经的痛苦。我该怎么办才好。

  心里难受的要命,所有的镜像全部浮现在了脑海中,即使不再刻意去想,意识也会不由自主的看到曾经的一切。

  我痛苦的捂住了脑袋,蹲下身,紧闭着眼睛,命令自己不要再想了!晨曦被此时此刻我的状态吓得不轻,忙扶住我,紧张的问道:“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我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晨曦一脸担忧的看着我,过了一会他柔声的说道:“没关系的,你要是身体不舒服,我扶你去休息,江阿姨你不必担心,有我还有保姆呢!”

  与此同时,脑海中突然传来了声音,她说道:“你去看看吧,老人年事已高,算下来今年也九十多岁高龄了,即使想起来你是谁,也无妨了!”

  我点了点头,深呼吸了一口气。待到缓解了一些后,我抬起头,看着晨曦说道:“我没事,咱们一起去看江阿姨吧!”

  很快,我们一起来到了X县最大的一家医院,跟着晨曦来到二楼,进了一间病房后,我看到了一直心心念念的人。但是她早已不是我记忆中的样子,苍白的头发,身上枯瘦如柴,鼻子上还插着氧气管,一动不动的躺在病床上,眼神空洞的望着天花板。

  看到这个场景,我再也忍不住,任凭眼泪肆意的流出。这就是我一直想陪伴的人,几十年了,我真的很想念。

  晨曦在一旁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我,别哭了,过去看看吧。

  我点了点头,擦干了眼泪。跟着晨曦来到了老妈的床前。晨曦轻声在老妈耳边说道:“江阿姨,我是晨曦,我来看您了!”说完,过了好一会,老人的眼睛动了动,虚弱的看向晨曦。晨曦笑着看着老人,并指着我说道:“江阿姨,您看谁来了!”

  老人慢慢地转头,看向我这边。我觉得我此时此刻的表情一定很难看,极力忍住不哭,但是还要微笑,结果表情就变成了现在这般难看。

  紧接着,老人转过头看到我之后,刹那间空洞的眼神一下子有了神采。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什么,并向我这边伸出手。

  我急忙走过去,将老妈的手握住。就在握住老人手的一瞬间,老人哭了起来,看到这个老妈哭了,我也流下了眼泪,她还记得我,并没有讨厌我,原来即使过了几十年后,她仍然挂念着我。

  “自从你走后,江阿姨几乎每天都在说起你,说起你的时候,阿姨总会呵呵的笑着。”晨曦在一旁说道。

  就在这时,旁边一个大概四五十岁样子的女人说道:“哎呀,难不成你就是江阿姨的女儿?”

  我看向这个人,一脸疑惑。“她是负责照顾江阿姨的保姆,张姐!”

  “你好!”张姐说道。“刚才真是冒失了,别介意。”

  我微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没事的,别在意。江阿姨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事,就是年纪大了,很多并发症就来了。”张姐看着我说道。

  “那为什么要戴着氧气罩?”我问道。

  “是这样的,这几天天气不好,所以每天早上和晚上都要戴着吸会儿氧气,不然怕老人喘不上来气。”张姐耐心的和我解释道。

  我点了点头,继续看着老人。老妈一直拉着我的手,没有松开,唯恐我再次走掉。

  “阿姨,最近感觉怎么样?”

  老人看着我,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点了点头,用另一只手试图摘下氧气罩。

  张姐看到后,忙替老人摘下氧气罩,放在了一旁。

  这时候,老妈喘了一口气,颤抖着声音说道:“孩子啊,这些年你都去哪了?”说完,又哭了起来。

  我强忍住泪水,笑着替老人擦去脸上的眼泪。说道:“我又我不得不离开的理由,但是让您这样惦记着我,真的太对不住了。”

  张姐这时候说道:“这样,你好好陪陪老人,我就先出去一趟,下午我再来,在这有些打扰。”说完,走出了病房。

  晨曦也站起身说道:“我去给你们买午饭,想吃啥一会打电话告诉我。”说完,记上我的电话号码后也离开了。

  现在病房内,只有我和老妈两个人,一时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而这时,老妈颤抖着双手,从枕头下拿出来一张纸。看到这张纸后,我的心再次痛了起来。那是....我曾写给老妈的信。

  老人拿出信后,红着眼睛看着我,说道:“这些年,我一直随身带着这封信。想你的时候就拿出来看看,想你的时候就拿出来看看。就连住院,我也将它放在枕头下面,就像你在我身边一样。”

  我流着眼泪,点了点头。哽咽的说道:“阿姨,你我只有三天的缘分,岂能让你心心念念一辈子。”

  话音刚落,老人呵呵的笑了起来。脸上的皱纹也全部集中到了一起,笑了一会老人喘了口气,说道:“到现在了,你还以为我想不起来是吗?”

  听到这我愣了一下。老人继续说道:“我其实很早就知道了你其实是我的女儿,但是看你一直若有所思的样子,我就知道,你没有与我相认大概是出了什么事情。我本想等有一天你想通了,自然就会告诉我。但是谁成想,这一等就是几十年....”

  我彻底僵住了,再也忍不住的哭了起来。原来老妈什么都记得,只是在等我告诉她这一切。而我却傻傻的以为,她什么都不知道,从而离开了几十年。

  老人看了看我,说道:“如今我时间也所剩无几,也不怕什么了?你可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我犹豫的看着老妈。而老妈似乎看出了我的顾虑,厉声说道:“你总不像我死后还留有遗憾吧!”说完,老人开始不住的大口喘气。

  看到这,我下定了决心。将所有的事情,一一告诉给了老妈。

  老妈听完后,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过了一会,老妈说道:“你说的,我都相信。在你来到B市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不对,结果后来真的发生了很多事情。如果我是你,我一定也会毫不犹豫的离开,所以你也别太自责,这些事,本就不是你的错,而你只是在这一世彻底解决了它,既然要解决一件本无任何希望的事情,就一定会付出什么!”

  上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中午的时候晨曦卖了很多的吃的来到医院。看到我和老妈正开心的聊着。

  “聊什么呢,这么开心?我今天可是买了很多吃的,快来吃吧,一会凉了就不好吃了!”

  吃过午饭后,老妈睡着了。晨曦示意我出去溜达溜达,我点了点头。

  来到医院的花园后,晨曦说道:“老人已经很久没有如此开心了!”

  “是呀!”我感叹了一声,没在说其他的话,心里难受的要命。

  晨曦看了看我,继续说道:“你也注意身体,别太担心老人,有我和张姐在呢。”

  我点了点头,感激的看着晨曦说道:“谢谢你,晨曦!”

  晨曦摆了摆手,让我不要客气。突然,他停下脚步,转过身看着我,说道:“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怎么一点没变,还是二十多岁的样子?”

  我早就料想他一定会这么问,早已经准备好了应对的话语。所以我漫不经心的说道:“没办法,保养的好。你们男人就是不会保养,不然也一样会和我们女人一样年轻不老!”

  说完,我一脸坏笑的看着晨曦。

  而就在这时,晨曦突然抱住了我。我呆愣愣的被他拥入怀中,我刚想发火,感觉到一滴滚烫的眼泪滴落在我的脖子上。

  紧接着,晨曦哽咽的说道:“我好像曾经很喜欢你很喜欢你,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知道,原来一直出现在我梦里的人就是你。我把这些梦,称作前世的记忆。就在我以为我们今生会在一起的时候,你居然悄无声息的离开了,而这一走就是几十年。”

  说到这,晨曦更加用力的抱住我,唯恐松开一点我就会消失。我没有挣脱他的怀抱,我知道,几百年的光阴,这是我欠他的。

  我轻轻拍着晨曦的后背,试图让他放松。而晨曦继续说道:“我看着我逐渐老去的容颜,看到空荡荡的房子,我总是幻想,要是你在就好了。本以为我们再也不会见面,但是今天却看到了你,见到你,真好!”

  “我见到你也很开心,晨曦!”我轻声说道。

  这时,晨曦微微松开了我,看着我,一脸期盼的说道:“你还会走吗?”

  我没有说话,伸手为他擦去了眼泪,并拉住他的手,在花园内走着。晨曦没在继续追问,轻轻的笑了笑,那笑容如此的迷人,以至于后来的日子,成为了一道我心中的阳光。

  溜达了一会后,我感知到了老妈醒了过来。晨曦和我快步回到了病房内。

  本来一脸惶恐的老妈,看到我之后,眼神才逐渐有了神采,不再四处张望。

  我快步走到老妈跟前,握住她的手,让她安心。而晨曦坐在一旁,静静地看着我们俩个,时不时给我们削个苹果,倒点水。

  晚上的时候,晨曦照旧出去买晚饭,就在晨曦走后,老妈颤巍巍的指着不远处的柜子。我看过去,问道:“您是要让我去柜子里给您拿东西吗?”

  老妈点了点头。我走过去,打开了柜子。看到柜子内只有一个手提式的包。

  就在这时,老妈缓缓的说道:“那个包,你帮我拿过来!”

  我说了一声好,将包拿到了老妈面前。老妈在包里面翻了一会之后,拿出了一个小册子,她将小册子举到我的面前,说道:“这个里面是你的照片,我都留着呢。我把她给你,未来的日子,你可以留着做个纪念!”

  不等我说话,老妈又从包里拿出了一个小袋子,接着老妈从袋子里拿出了一张银行卡。

  紧接着,老妈将卡递给了我。我没又伸手去接,而是看着老妈。

  “这卡里还有些钱,你留着花吧!就当是我给你最后的礼物!”老妈虚弱的说道。

  我摇了摇头,将卡放回了小袋子内。

  “这钱我不能要,如果你要是想买啥,我可以买给你,但是若是给我,那我肯定不同意!”

  “如果你不要,那我这一辈子就会留有遗憾!或者说,你可以把这当成我最后的愿望,代我去实现!也不枉费我思念你这么多年!”老妈哽咽的说道。

  我还是没有说话,也没有看向老妈。

  过了好一会,身后传来了大口的喘气声。我赶忙回过身,发现老妈脸色惨白的正在大口喘着气,看到这,我立刻将氧气罩给老妈戴上。

  呼吸了几口氧气之后,老妈的呼吸渐渐平稳了,但是面色还是很苍白。

  这时,老妈虚弱的说道:“你就听妈最后一次话好不好?”说完,眼泪顺着她的侧脸滑落,滴在了枕头上。

  我眼眶也红了,低着头默默地流着眼泪。

  当我再次抬起头,发现老妈还在一动不动的看着我,等待着我的回答。我点了点头,哽咽的说道:“我答应你!”

  说完,老妈笑了笑,指着那个小袋子。我点了点头,将袋子里的相册和银行卡拿出来,放在了包里。

  就在这时,晨曦回来了。来到病房内后,晨曦一脸诧异的看着我们,疑惑地说道:“怎么气氛如此沉重,发生了什么事?你们吵架了吗?”

  我笑了笑,还没等我开口,晨曦说道:“好不容易见面了,吵个啥,有话不能好好说,更何况你也是,不能和老人吵架”

  话还没说完,我拍了他一巴掌,说道:“谁说我们吵架了?”看着晨曦一脸蒙圈的样子,逗得我哈哈笑了起来,我记得很久很久没有这样笑过了。

  吃过晚饭后,老妈突然拉着我的手,说道:“好了,你走吧!”我诧异的看向老妈,完全不能理解她的话。

  “我已经见到你了,也想起你是谁了,所以我马上就要死了!我不想让你再受打击,你快走吧!”

  我看向晨曦,晨曦也愕然的看着我。

  “江阿姨,Yuna好不容易才来看您,您怎么能说这种话呢?您看您身体这么好,别说不吉利的话。”

  老妈摇了摇头,颤巍巍的指着我“你快走!”

  我看着眼前的这一切,突然明白老妈的所作所为,强忍住泪水,点了点头,背上包,离开了!

  晨曦要追出来,我制止住了他,并说道:“你不能离开,她需要你!好好照顾她,拜托了!”说完,我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医院。

  我并没有离开X县城,而是在医院附近找了一家宾馆,试图用意念来观察老妈是否健康,我要陪着她,不管多久!

  当我正要用意念看看医院的情形时,一阵剧烈的疼痛,从身体内传来。这疼痛几乎无法忍受,好像迄今为止所经历过的所有,也不及今天万分之一的痛。

  忍了十多分钟之后,我终于忍受不住,晕了过去!

  昏迷中,我看到了老妈,从我身后快步走到我的面前。拉着我的手,看着我微笑。紧接着,老妈说道:“我要走了,你照顾好自己!”

  我拉住老妈的手,问道:“你要去哪呀,也带上我吧,我不想再一个人!”

  老妈回过头,柔声说道:“你不能跟着我去!记得照顾好自己!”说完,老妈挥了挥手,在前方消失了。

  醒来胡,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手机还在包里不停的震动,我看了看是晨曦打来的,不用说,我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十分钟后,我在医院面前看到了满脸憔悴额晨曦,他眼眶通红,隐约哈能看到黑眼圈,看样子是一夜未睡。

  晨曦看到我过来后,快步走到我的身旁,看着我。忧伤的说道:“你要走了吗?”

  我点了点头。晨曦继续说道:“能不能为了我,留下!”

  “抱歉!”我缓慢地说道。心里难受的要命,强忍住泪水,绝对不能让晨曦看到。

  晨曦声音哽咽的继续说道:“不然,你带上我吧!你去哪,我就去哪,好不好?”

  我摇了摇头,将即将流出的泪水强行憋了回去。声音尽量平静的说道:“晨曦,你不能跟着我一起去!你有你的生活,而我唯一希望的,就是你可以安宁的度过一生!很抱歉,又一次带给你痛苦!”

  晨曦听完我说的话,低下头,默默地擦去了泪水。

  我看着他的一举一动,心如刀绞!

  “你知道吗?”我说道。“你保护了我几百年,爱了我几百年,到最后,你还是为我死去了!”说到这,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

  “你知道吗,我最大的愿望就是你可以摆脱这一切,过得幸福,开心。”现在你是唯一一个彻底恢复了自由之身,还是一个我爱的人,所以你一定要答应我。

  晨曦一直没有抬起头,只是低着头,默默地擦着眼泪。

  说完,我不再看向晨曦,快步坐上了车,挥手向晨曦道别。

  最后就让我一个人承受孤独就好!再见了,我爱的人们!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